小伙与上司比赛打球,切菜故意弄伤手指,领导为公平喝水时烫伤手

公开时间:2017/10/11 | 浏览量:154

配图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小伙与上司比赛打球,切菜故意弄伤手指,领导为公平喝水时烫伤手单位内部将举行一场乒乓球比赛,奖金还算丰厚,黄城一听毫不犹豫就报了名,要知道他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乒乓球高手,毫不谦虚地说,全单位就没人是他的对手。所有参赛选手分成AB两组,黄城被分在A组,经过几天的激烈厮杀,黄城果然毫...

配图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小伙与上司比赛打球,切菜故意弄伤手指,领导为公平喝水时烫伤手

单位内部将举行一场乒乓球比赛,奖金还算丰厚,黄城一听毫不犹豫就报了名,要知道他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乒乓球高手,毫不谦虚地说,全单位就没人是他的对手。

所有参赛选手分成AB两组,黄城被分在A组,经过几天的激烈厮杀,黄城果然毫无悬念地获得了小组头一名,接下来将与B组的头一名争夺冠军。

对此黄城踌躇满志:遇佛杀佛,遇神杀神,不管对手是谁,这次冠军是拿定了。

很快B组头一名诞生了,不是别人,竟是单位新任的一把手,林局长。

听到这个消息,黄城顿时傻了眼,这可怎么办?

林局长是一个月前才上任的,一个月以来全局上下倒也风平浪静,林局长并没有搞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之类的大动作,只是一再强调说:大到实现中国梦,小到实现个人梦,公平最重要,所以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在全局上下形成一个公平公正的氛围。

尽管林局长动作不大,但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大伙还是感受到了潜流逼人,也就是说,这是个稳得住劲、有想法的领导。

说起来黄城也曾看过林局长打球,说句老实话,跟自个儿还是有一点差距的,现在要是给他一个下马威,只怕以后少不了有小鞋穿了。

这么一想,黄城的激情一下子消退了:算了,还是当老二吧,千万不要因小失大。

黄城心里正七上八下地想着,忽然有人告知:林局长要见他。

在局长办公室内,林局长笑吟吟地请他坐下,说:“黄城啊,我虽然才上任一个来月,但看得出来,你的业务水平相当不错,为人品德也好,所以只要你好好干,就一定会有前途的。”

黄城一脸恭敬地听着,口中唯唯诺诺,心说,这是什么意思,想暗示什么呢?

这时林局长话锋一转,又开口了:“明天我们就要决赛了,你认为你有几成胜算?”

黄城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先前夸自个儿是铺垫用的,真正的用意在后面这句话。

想通这层,黄城连忙谦虚地说:“我哪里是局长您的对手啊,七局四胜制,我能侥幸胜上一两局就算烧高香了。”

黄城自以为这番话说得很是得体,谁知话刚说完气氛就变了。

只见林局长表情变得讶异起来,然后闷闷地说:“你的意思是明天要故意让我球吗?告诉你这可不行,大伙都不笨,你让球谁看不出来?我可丢不起这个人。好了,我还有事,先到这吧,我只想声明一点,也就是我曾无数次强调过的观点——无论大事小事,公平最重要。”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黄城一头雾水地回到办公室。

想了半天,黄城忽然一拍脑袋:瞧我这猪脑子,林局长这是再次暗示我哩,既要让球又不能太明显,要让大伙看不出来。

厉害,果然是个拿得住劲的领导,城府就是深!

可问题在于,怎样才能让得不露痕迹呢?要不干脆找个借口退赛?不行,这么干就更明显了。

回到家时妻子还没下班,黄城便做起饭来,一边切肉丝一边犯嘀咕:退赛不行,让球也不行,这不是为难人吗?

这么一分神可就坏了事了,一不小心,“哎哟”一声叫,黄城左手给菜刀划了一个小口子。

时间一晃到了第二天,决赛开始了,全单位同事都热切地注视着,大伙心照不宣,想看看这场比赛到底怎么个进行法,跟最高领导交锋,有难度啊!

这时林局长出场了,一身运动服显得既时尚又充满活力,然后黄城也出场了,可大伙一瞧之下顿时都呆了:只见黄城的右手食指裹着厚厚的纱布,原本右手执拍的他竟换成了左手执拍!

见大伙全一脸惊讶地瞧着自己,黄城坦然地笑了起来,他小心揭开纱布,露出右手食指上一条长长的伤痕。

黄城说:“昨天在家干活时不小心伤着了手,不过请大家放心,我左手打球也挺好的,甚至可以说跟右手不分上下,林局长,你可不要小看我的左手噢。”

大伙一听暗暗点头,是的,黄城这一点倒没有说谎,平时他经常用左手打球,而且确实厉害。据说好多打乒乓球的人都这样,左右手打得都不错。

这时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只见黄城绷紧了身体全力以赴,拉、搓、抽,一板一眼功力十足,看得出他一点让球的意思也没有。

而林局长更是拉开架势火力全开,一时间打得好不热闹,围观的大伙把手都拍红了。不久局面开始明朗起来,黄城的左手虽然不错,但毕竟不是最擅长的右手,所以渐渐不敌林局长。

这么着黄城很快输了两局,中场休息时他正擦汗喝水,忽听得一声惊叫,是林局长发出的,随即又是一下响亮的破碎声。

黄城掉头一看,不好,林局长正疼得直甩手!原来林局长没有喝纯净水,而是自带了一杯开水,那杯子是保温玻璃杯,刚才一不小心把开水倒在了右手上!

大伙一起惊呼起来,个个抢上前七手八脚地要送林局长去医院,林局长忙止住混乱,说:“这么点小伤哪用得着去医院,再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打球也有打球的规矩,我现在离开不就等于弃权了吗?我右手是不能打了,但左手照样可以打,黄城的左手不错,我的左手同样也不错。来,黄城,咱们继续开战!”

大伙傻傻地看着,这时在裁判的指挥下,比赛又开始了。

不大工夫比赛结束了,黄城逆转大胜,林局长根本不擅长左手打球。

颁奖仪式随即举行,黄城领到了冠军奖金。比赛结束后,黄城心情复杂地正要走,林局长叫住了他。

在办公室里,林局长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黄城,你耍得好苦肉计!”

黄城吓了一跳,说:“什么苦肉计?林局长,我,我不懂您的意思。”

林局长无声一笑,说:“装,给我继续装,我问你,做什么家务活了就伤了右手?还早不伤晚不伤,偏偏在决赛前一天伤,哼,是为了让球给我而故意弄伤的吧?”

黄城一听脸红了,是的,昨天切肉丝时无意中伤了左手,顿时有了灵感,想到了一计叫苦肉计,便咬牙忍疼弄伤了右手。

黄城还想遮掩,林局长面带微笑地又开口了:“就这么个小型比赛,你至于如此用心良苦吗?我一而再地强调要公平公正,要端正风气,看样子你不相信是不是?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告诉你,你想多了。”

话说到这分儿上,黄城知道无法再遮掩了,只好老实承认:“是的,对不起,是我的错……”

说到这里,黄城忽然失声惊呼起来:“林局长,这么说,您刚才烫伤手也是苦肉计吧?”

林局长一脸无奈地点点头,说:“这都是被你逼的。”

黄城心里一下子滚烫得不得了,憋了半晌终于心悦诚服地说道:“林局长,我算是服了您了!”章小玲

扩展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