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车遭山洪突袭,他救出5人后,自己不幸遇难

公开时间:2017/08/28 | 浏览量:163

“老莫素(即莫素阿普,彝语老大爷),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你来帮忙,我

“老莫素(即莫素阿普,彝语老大爷),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你来帮忙,我们可就被洪水冲走了!”站在佘鲁耍惹的遗像前,50岁的吉石达共双手敬上一碗酒,一次萍水相逢短暂相遇,佘鲁耍惹在山洪中救下了吉石达共等5人,自己却在随后的山洪中失去的生命。

“老莫素“遗照

佘鲁千前就在这里找到了阿爸的遗体

8月4日晚上8点半左右,雨水夹杂着山洪席卷峨边彝族自治县黑竹沟镇的一处小山村。就在公路旁的一辆面包车里,司机吉石达共和4名乘客面对险情不知所措之际,一名普通的村民冒着生命危险救出了他们后转身离去。山洪退去,大家才发现,救人的村民倒在了浑浊的泥水里……

山洪暴发,佘鲁千前的家位于峨边彝族自治县黑竹沟镇底底古村3组,房屋紧挨着峨(边)美(姑)路。在房屋上方几十米处有一条从山顶流下的小河沟,河沟宽不过三四米,平时水量不大。当天晚上,黑竹沟镇上下起了大雨,清澈的河水变得浑浊起来,慢慢的水位越来越高,水势越来越大,河水变成了山洪,漫过路基沿着公路向下冲去。

获救者吉石达共指着这说,当时面包车就卡在这里

“山洪越来越大了,妻子腰部骨折行动不便,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该怎么办?”佘鲁千前十分焦急,像这样的涨势,山洪很快会冲进房屋。

“爸爸打电话来了,说山洪来了,他马上过来帮助我们转移。”正当佘鲁千前一筹莫展的时候,住在河对岸的佘鲁耍惹给儿子佘鲁千前打来电话,同行的还有三爸佘鲁达峨和五爸佘鲁莫也。

不过,他刚放下电话,村干部的家属就上门来通知,山洪涨到大路上来了,要赶快撤退。在众人帮助下,佘鲁千前带着妻儿转移到安全地带。可佘鲁耍惹把电话放在了家里,佘鲁千前一家已经转移到安全地区的消息他无法获悉,依然顶着齐膝的山洪往儿子家走去。

就在离儿子家不远的公路边上,佘鲁耍惹发现了一辆被山洪冲到路边的白色面包车,车上还有司机吉石达共等5个人。

“面包车本来在爬一个缓坡,但山洪从上面冲下来,把面包车也冲退了十几米,直到车尾被后面的大石头卡住,面包车才停了下来。”面包车司机吉石达共回忆说,当时车外的洪水差不多有半米深,道路周边的栏杆和简易棚都被山洪冲毁,面包车前的砂石也越堆越多,他和4名乘客吓得不轻,不敢贸然下车。

面包车上获救的人转移到的安全场地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山洪不见消去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正当吉石达共和乘客束手无策时,一个50多岁的“老莫素”来到面包车外,他直接拉开车子中门,大声说“不要再车里面了,很危险,你们赶快出来!”随后,“老莫素”搀扶着将吉石达共等5人转移到道路上方一户村民的院坝里。

据吉石达共回忆,他们被“老莫素”喊下车时山洪已经没过膝盖,等他们转移完后,山洪已经到了大腿根部,但“老莫素”好像有什么事,依然顶着山洪向上方走去。

当天晚上10点半左右,山洪渐渐退去,佘鲁千前发现准备前来帮他转移的爸爸始终不见踪迹,他和乡亲们打着手电,高喊着“阿麻阿麻”四处寻找。

吉石达共双手敬上一碗酒:“老莫素”是你救了我!

“没过多久,就在距离事发面包车前方约20米处的路边坎上,大家找到了佘鲁耍惹的遗体,他的手臂和脚被冲倒的铁杆压住,早已经没了气息,佘鲁千前使劲拍打着阿爸已经冷却的身体,希望阿爸能睁开双眼。他不相信一个多小时前还在电话里说要过来看他的阿爸会被水淹没,认为他可能‘只是被水呛到了’,把水吐出来应该就会苏醒。”

说起当时的情景,佘鲁千前一度眼眶湿润哽咽失声。

据挖吉村党支部书记邛莫达曲介绍,佘鲁耍惹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可他总爱助人为乐,平时村里哪家有事,他总是主动出来帮助。佘鲁耍惹还曾经还担任过村民代表,每次开会都积极参加学习,“村里移风易俗、整洁环境,学习培训总是少不了他的身影。”

记者从金岩乡乡长苏红军处了解到,佘鲁耍惹去世后,乡上、村上和村“第一书记”都送去了慰问金,同时按照相关程序为他申请了一次性临时困难救助金1万元,县委县政府也送来5000元的慰问金,“佘鲁耍惹还有小额保险,我们已经与保险公司进行衔接,帮助尽快理赔。”

(徐梓胜)

扩展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