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毒性不敢说,难道公民就剩点赞、打call的权利?的营养价值和功效作用

公开时间:2018/04/16 | 浏览量:486

最近,某药酒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中医药无疑我们的“国粹”,特别是中药所具有的预防、保健和对慢性病、老年病的调理作用,不但使其在临床上得到了广泛应用,在食品、饮料、洗浴等方面也都得到了充分开发。但你知道吗?在药源性肝损害中,中药占比为46.67%,中药引起的肝损害已超过了抗生素类药物所致的肝损害。除了肝损害之...

最近,某药酒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中医药无疑我们的“国粹”,特别是中药所具有的预防、保健和对慢性病、老年病的调理作用,不但使其在临床上得到了广泛应用,在食品、饮料、洗浴等方面也都得到了充分开发。

但你知道吗?在药源性肝损害中,中药占比为46.67%,中药引起的肝损害已超过了抗生素类药物所致的肝损害。除了肝损害之外,中药还会引起过敏性反应、心血管系统损害、呼吸系统损害、泌尿系统损害、造血系统损害……

这样说,会不会被跨省抓捕?别担心,这些都不是我无中生有恶意编造的,均有公开发表的学术文献予以支持,比如肝损害,就有胡淑雅发表在药学杂志上的《105例药源性肝损害调查分析》一文佐证。

中药吃死人的案例不是没有,早年前,河南省邓州市退休干部张某的妻子患有胆结石,张某在《老人春秋》杂志上看到一则专治胆结石的“小验方”。验方系个人推荐,但注明经过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副主任医师宋某审阅。

张某按方购回了五剂中药,其妻子当晚服下一碗中药,不久便出现头昏、呕吐等不良反映,后抢救无效死亡。经邓州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鉴定:该药方剂超量使用有毒中药火硝和硼砂,属一级医疗事故。

中药有一定的毒性可以理解,“是药三分毒”,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基于中药的毒性而对消费者可能造成的侵害,消费者必须得到充分的告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的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消费者有权要求经营者提供商品的主要成分。

该法第十八条还规定,经营者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事项,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这种告知义务来源于患者的知情同意权。但是中药领域,他们连可能的药源性损害都不告诉你。有医生调查了56份中成药说明书,其中只有3份有不良反应说明,只有2份有禁忌症说明……

还不足十分之一,也就是,对你有利的,他吹得神乎其神,对你有害的,他不告诉你。在《中药品种保护条例》甚至有这样的规定:“中药一级保护品种的处方组成、工艺制法,在保护期内由获得中药保护品种证书的企业和有关药品经营主管部门、卫生行政部门及有关单位和个人负责保密,不得公开。”

这成了一些药品生产商不履行告知义务的“避风港”,甚至连医师和药师都无从得知这种中成药所含成分是否和其他药物有配伍禁忌,中药配方知识产权与消费者知情权的冲突,成了含中药产品毒副作用被消费者知情的“瓶颈”。

长期的“暗箱操作”与“单面宣传”,导致消费者对中药只知其用而不知其害。如此不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却严格地保护生产场家的商业利益,这只说明一个问题,与钱相比,你的健康并不重要?给“差评”被追杀,维权被抓捕,难道,公民就剩点赞、打call的权利?(欢迎关注法语如斯)

扩展阅读

分享到

猜你喜欢的食谱